2019年08月17日 星期六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發揮技術優勢,助力礦企揚帆遠航

——絲路礦業論壇·2019看點之四

2019-7-10 13:15:51 來源:中國礦業報 本報記者:劉烜

烏龜和兔子決定再進行一次賽跑。這一次的賽跑路線增加了一段水路,最終,烏龜、兔子相互協作,兩個動物很快都到達了終點。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曾從經濟學角度對“新龜兔賽跑”做出新注解,即優勢互補,合作共贏。

中國礦業企業“走出去”亦是如此。“走出去”應該去哪兒?布局哪些礦種?從哪兒布局?在2019絲路礦業論壇上,無論是從老專家的經典案例分析,還是從來自中國地質調查局各大中心相關負責人的成果分享,以及勘查公司的新技術、新方法介紹,礦業企業都能找到相應的答案。

展成果,為礦企海外投資謀篇布局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五年多來,礦產資源領域關鍵項目和示范性工程紛紛落地生根。數據顯示,中國自然資源部及部所屬中國地質調查局分別與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等“一帶一路”沿線11個國家簽署了地學領域諒解備忘錄,項目合作協議及意向書近40余份,實施合作項目近50項。

在本屆絲路礦業論壇上,“境外調查勘查成果宣講”版塊受到礦業企業的高度關注。來自中國地質調查局各大中心的有關負責人分別結合各自區域的特點,介紹了最新調查勘查成果和進展,并從投資環境、資源稟賦、重點布局區域和礦種、投資機會等方面為中國礦業企業“走出去”做出專業、細致、全面的分析。

北部非洲地區,初步形成政府引領、企業跟進的境外地質工作多元投入格局。2005年以來,中國地質調查局武漢地質調查中心聚焦服務國家、中資企業及合作國需求,以赤道以北非洲國家、印尼和阿拉伯半島為主,充分發揮中國地質調查局基礎地質、礦產地質、航空物探、地球化學、遙感地質等地質理論技術優勢,不斷拓寬合作領域,圓滿完成境外地質工作的各項部署,取得了顯著成效。據武漢地質調查中心高級工程師胡鵬介紹,15年來,該中心在厄立特里亞、埃塞俄比亞等七國均開展了實質性地質調查工作,開展合作與交流國家共12個,簽訂國家間換文4份,簽訂部局級諒解備忘錄10份,簽訂項目協議11份,目前已初步形成政府引領、企業跟進的境外地質工作多元投入格局。同時,該中心致力于為中資企業和所在國建立、改善關系“搭橋牽線”。特別是在支撐引領企業實現精準服務方面,2005年至今,該中心在11個國家為27家中資企業提供了技術支撐和信息資料服務、勘查評價和選區服務等。

彩虹3無人機航空地球物理測量在贊比亞首飛(資料圖)

在搭建國際合作平臺方面,2016年,武漢地質調查中心建成了“海上絲綢之路”地學數據庫平臺,開拓了新的境外地質信息服務模式,目前該平臺正在并入“地質云”中南節點。同時,為了推動北非合作國的地學能力建設,傳播先進地質調查技術,擴大中國地質調查局的影響,武漢地質調查中心還在合作國舉辦培訓班、研討會,合作培訓境外地質技術人員共計300余名;并通過共享開放實驗室、合作技術交流等方式,促進與合作國的合作交流;在按照部局協議實施調查項目過程中,武漢地質調查中心的成果獲得摩洛哥等8個合作國的高度認可,蘇丹、厄立特里亞、摩洛哥更是為項目組頒發了合作“獎章”或發來感謝信。

長期的北非勘查工作經歷,也使這支團隊總結出一套較為成熟的經驗。論壇現場,胡鵬還就北非各國地質工作程度、資源稟賦、企業投資情況等做了重點分析,同時還對投資環境包括有利條件、投資風險等進行了概括說明。

南部非洲地區,建立了多方位境外合作網絡。南部非洲優勢礦產資源在全球占據重要地位,其整體資源開發程度低,礦業開發潛力巨大。經過多年的耕耘,中國地質調查局天津地質調查中心已基本掌握南部非洲成礦地質背景,并在坦桑尼亞、贊比亞、剛果(金)、納米比亞、津巴布韋和南非等國開展了重要礦產資源不同級別的礦產資源潛力評價。2017年,該中心還首次成功采用中國地質調查局牽頭自主研發的彩虹3無人機航空物探技術,在贊比亞開展地質工作。在談及南部非洲地質調查國際合作進展時,中國地質調查局天津地質調查中心境外勘查院副院長任軍平表示,目前該中心已初步完成南部非洲地學信息服務網站建設與對外服務,并牽頭于2017年9月23日成立了中國地質調查局東部南部非洲地學合作研究中心。同時,該中心還開展了贊比亞論壇、盧旺達論壇、國際培訓等交流活動,并與贊比亞大學、達累斯薩拉姆大學、天津商業大學、核工業北京地質研究院等院校、科研院所開展了多項合作。

中亞地區,建立了多個地質調查合作團隊,實現優勢互補。近年來,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以及中國地質調查局西安地質調查中心等十分重視與中亞(以及西亞、南亞)國家間在地球科學領域的合作,高層之間、科研人員之間交流、互訪互動十分頻繁。據中國地質調查局西安地質調查中心境外地質室主任馬中平介紹,通過開展項目合作,該中心的工作范圍在地域上已覆蓋中國西部與周邊所有國家及跨境成礦帶。此外,在合作團隊建設方面也取得了重要進展。目前,西安地質調查中心已形成工作地域相對穩定的2個境外地質調查國際合作團隊。同時,與外方構建了關系密切的地質調查合作團隊,分別在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等國構建了由其本國地礦專家、中青年技術人員組成的外方國際合作團隊,每個國家15人~35人不等,共計約120人,確保各類合作項目在合作國的順利實施。特別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經中國外交部倡議并支持,原國土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批準,依托中國地質調查局西安地質調查中心組建了“國土資源部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學合作研究中心”,并于2014中國國際礦業大會期間正式揭牌成立。5年來,該中心舉辦或承辦各類重大業務活動近10次,促進了上合組織國家間地學與礦業投資合作,成為中國地質調查局與上合組織國家開展地質調查合作的重要窗口和平臺,受到自然資源部、外交部、西安市以及多個上合組織國家地礦機構、境內外多個主流媒體的廣泛關注與肯定。

東南亞地區,深度挖掘各國投資潛力,助力中國礦企“走出去”。東南亞地區目前已發現礦產多達100多種,已知各類礦床(點)1760余處。其中,錫、鎳、鋁土礦、銅(金)等關鍵礦產資源在全球的占比較大。中國地質調查局成都地質調查中心高級工程師劉書生在分享該中心境外勘查實例及成果的同時也透漏,目前東南亞已進入工業發展新階段,對資源能源消耗加劇,這也給礦業企業投資帶來了新機遇。根據多年的實地工作經驗,劉書生從投資礦種、投資國別、國家政策、投資區域等方面對中國礦業企業“走出去”給出建議,并認為,老撾、緬甸、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柬埔寨等國具有較好的投資潛力;老撾、柬埔寨、緬甸等國政策較為穩定,且目前投資熱度很高;而資源稟賦較好的國家則包括印尼、緬甸、菲律賓、老撾、馬來西亞、印尼、泰國等。其中,老撾、柬埔寨、緬甸側重于礦產資源勘查開發。最后,劉書生建議中國礦企在東南亞區域開展礦業投資活動時應瞄準大的資源富集區和重要成礦帶。

南美洲地區,各項工作穩步推進。據中國地質調查局南京地質調查中心副處長王天剛介紹,該中心境外地質調查室自成立以來,先后在秘魯、巴布亞新幾內亞、巴西等國開展了中大比例尺的地質地球化學調查工作。同時,南京地質調查中心還充分發揮技術優勢,為當地中資企業提供服務。

新裝備,為海外勘探降本增效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個具有極佳找礦效果的礦產資源快速勘查評價體系,勢必能為海外資源勘探增加成功的籌碼。

論壇上,中色地科礦產勘查股份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甘鳳偉介紹了中色地科海外快速勘查體系。憑借多年的海外工作經驗,甘鳳偉總結認為,在海外風險勘查中,企業所消耗的最大成本是時間成本,因此快速有效的勘查方法組合是初級勘查項目取得成功的關鍵。它不但可以降低勘查投資風險,還是減少環境擾動的最佳路徑。據他介紹,該體系由遙感解譯、蝕變帶靶區、遙感填圖、礦區填圖、原位XRF土壤、低空航磁、IP測量、重力測量、鉆探驗證、三維模型十大模塊構成。

這十大模塊針對每一個重要工作環節提供有效的技術支撐。例如,XRF快分儀器原位土壤測量,由于海外缺乏專業的樣品分析測試機構,因此使用便攜式多元素快速分析儀開展原位土壤地球化學測量,可為勘查工作提供一種低成本、高效率、低擾動的勘查手段。同時,通過結合地質填圖、地球物理勘查和槽探工程等成果,便可快速圈定找礦有利地段。RC鉆探,其大量應用于海外礦產勘查,特別是在干旱區勘查、勘探中被廣泛推廣應用。為了更好地展示RC鉆探的優勢,甘鳳偉所在的工作團隊通過試驗,與金剛石巖芯鉆探進行了對比。試驗結果顯示:RC鉆探具有效率高、成本低的優勢;其研發專利旋噴注漿器,可以解決卡鉆問題;研發專利雙出口旋流取樣器,可解決漏樣和粉塵污染;改進測斜器監測RC偏斜,通過6項措施使偏斜率符合規范;規范巖屑樣品采集,能提高編錄質量;通過礦石、巖石、蝕變、采取率等對比,RC鉆探可用于VMS、斑巖型銅礦快速勘探。

六啟示,讓礦企海外行穩致遠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你想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嗎?相信對于大多數中國礦業企業來說,如果沒有做好充足的準備工作是不敢以身試險的。投資有風險,“走出去”更需謹慎。中國礦業企業“走出去”開展勘查開發工作還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問題呢?中國礦業聯合會原副秘書長劉益康通過自己親身經歷的6個境外礦產勘查開發實例,從微觀、實戰的角度分析探討了礦產勘查開發“走出去”的經驗。

劉益康是我國著名的礦業政策評論家,也是我國礦業“走出去”經驗最豐富的踐行者,其足跡遍布50多個國家。針對這6個具有代表性的境外開發實例,他總結出六點建議,對于中國礦業企業“走出去”具有重要的啟發:

一、是不是礦好就能投?OPEX、CAPEX缺乏市場競爭力也不行。

二、投資勘查項目要有長遠的戰略眼光,要有能識別有潛力礦權的能力。當面臨當前利益和長遠利益博弈時,要有定力,轉讓要謹慎。同樣,該及時轉讓時也不能猶豫不決,這樣會造成巨大損失。

三、講究勘查經濟效益,拒絕若干年后才能開采的呆礦,拒絕積壓寶貴的勘查資金。同時,交通運輸等基礎設施是大宗礦產勘查開發投資要考慮的首要問題。此外,不能以國內一般工業指標圈定礦體。

四、中小民營企業境外勘查適宜做短平快項目。系統勘查取得現金流回報的路程過長,成功率低,不適宜資金有限的中小型公司。此外,自有資金承擔風險勘查不可取。

五、關注夾縫項目。這是在境外尋求項目的一條思路。在普查階段,礦業企業就要做好概略性分析,決定是否繼續推進勘查,這是商業性礦產勘查應有的做法,而不是一味地擴大資源量,追求大型特大型的勘查成果。

六、礦業小國也有機遇。在選擇投資勘查開發項目時,應當擴展視野,不要只盯著加拿大、澳大利亞,以及拉美、非洲、東南亞等區域的礦業大國。同時,在境外布局礦產勘查時不能忽略我國相對優勢的礦產資源。

礦業合作是“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誠然,對于“走出去”的中國礦業企業來說,經濟利益是一個重要的考量。但同時我們也清楚地看到,“一帶一路”礦業合作不僅僅是一個簡單實現盈利的過程,其背后承載著大地質觀、大資源觀和大生態觀統籌推進的新時代,以及全面融入社會經濟各個層面和發展的全過程,它是一個系統工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地理資源、生態環境差異巨大,要想實現可持續發展、綠色發展,首先要對沿線的地理、資源、環境有科學的認知。在4月召開的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國資委宣傳局局長夏慶豐曾介紹,“中央企業先后在20多個國家開展了60多個油氣合作項目,通過礦產資源開發,不僅加強了與合作國的技術交流和共享,還有效提升了相關國家能源礦產資源開發的能力和水平。”可以說,通過礦業合作,各國把自身的發展優勢轉化為了共同的發展優勢,既釋放了本國發展紅利,又補足了各國發展短板。

新時代,新氣象,新作為。乘著“一帶一路”這艘巨輪,相信中國礦業企業定能揚帆遠航。□

返回新聞
江苏时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