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24日 星期六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礦山生態修復進入多維驅動時代

——第二屆扎賚諾爾論壇關注合力構筑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

2019-7-31 8:56:17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首席記者 劉曉慧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必須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建設美麗中國,為人民創造良好生產生活環境,為全球生態安全作出貢獻。這也意味著,廢棄礦山生態修復成為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一項重要任務。

近日,以“開放、綠色、合作、共贏”為主題的第二屆扎賚諾爾論壇在內蒙古呼倫貝爾市召開。論壇圍繞“一帶一路”、產業轉型、生態文明、中國礦業綠色發展等主題做了分析研討,并重點針對北方高寒地區礦山生態修復的新需求、新模式,從政策到技術進行全鏈條梳理。蒙草集團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在此次論壇上揭牌成立。

論壇現場

新時代北方礦山生態修復的迫切需求

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內蒙古期間強調,要加深對生態文明建設重要性的領悟,加深黨中央對內蒙古戰略定位的領悟,加深對自身職責的領悟。

而2019年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指出,要深入推進綠色內蒙古建設。把生態保護建設放在更加突出位置,構筑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持續推進“一湖兩海”綜合治理。推進自然保護區內工礦企業退出、礦山環境治理,推進綠色礦山、綠色工廠、綠色園區建設,支持節能環保產業發展。完善自治區綠色發展指標體系,建立綠色發展差異化考核與獎補機制。嚴格落實生態保護紅線制度,實現一條紅線管控重要生態空間。開展區域空間環境承載和適應性評價工作。

對于內蒙古呼倫貝爾市扎賚諾爾來說,秉持綠色發展理念,就是要轉變礦業發展的舊模式,尋找礦業轉型升級的新路子,就是要建設綠色礦山、發展綠色礦業,以科技創新成果助推礦業實現綠色發展。

扎賚諾爾,作為緣礦而建、依煤而興的典型工礦區,有著近120年的煤炭開采歷史,為內蒙古工業發展作出過巨大貢獻,是內蒙古煤炭工業的搖籃,同時也有力支撐了國家能源建設。但長期以來的無序開采,使煤炭開采區的環境遭到嚴重破壞。進入新時代,作為國家首批重點開發開放試驗區和邊境旅游試驗區,扎賚諾爾堅持“開放興區、工業富區、文化強區、旅游名區”發展戰略,大力實施露天礦綜合治理,推進邊境旅游和全域旅游,推動資源型產業綠色轉型,全力構建開放型綠色經濟新體系。近幾年,扎賚諾爾將環境保護與生態文明建設置于全區重點工作的首位,將露天礦地質環境治理納入呼倫湖生態綜合治理重點工程。

為真正實現建設綠色礦山,能夠切實破解礦山生態修復及地質環境治理建設領域的關鍵技術難題,使研究成果更好地得到推廣實施,扎賚諾爾區政府與內蒙古蒙草生態環境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實施了扎賚諾爾區露天礦地質環境治理項目,通過項目的推進,改變了周邊生態環境,改變了周邊居民的生活環境。

2018年,蒙草集團組建了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主要依托扎賚諾爾露天礦,集科研、科普教育、展覽展示功能于一體,為高寒地區的生態修復提供可參考的樣本和范例,帶動高寒地區露天礦的生態修復工程,引領帶動礦業走綠色發展道路。

此次論壇上,綠色礦山推進委員會與蒙草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簽署戰略合作。蒙草集團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的成立,對于扎賚諾爾乃至整個內蒙古地區都具有重大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是實現礦業人的“綠色礦山夢”;是國家期待的“科學發展夢”,是對成立的蒙草礦山生態研究院科研人員充分的信任和莫大的鼓舞;更是為守護好祖國邊疆的亮麗風景線奠定基礎和貢獻力量。而這種合作模式也將在全國范圍起到示范推動作用。

礦山生態修復需要解放體制機制

原國土資源部地質環境司司長、綠色礦山推進會高級顧問關鳳峻表示,新時代的礦業發展遇到新的問題。生態環境要求提高是全球礦業都要面對的,而我國礦業生態環境要求高,基礎差,存在的問題更加突出;礦業目前所面臨的問題不只是市場需求波動的周期問題,是長期的基本層面的問題。我國礦業只有一條道路,即走綠色礦業發展之路。

相較于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就開始進行礦山修復,我國對礦山修復的研究起步較晚,20世紀90年代后才初步形成一定的規模。隨著世界各國對于生態環境的重視,我國也開始注重礦山修復工程,加大礦區的生態建設,并取得了一定成效。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用于礦山地質環境治理資金超1000億元。其中,中央財政安排資金超300億元,地方財政和企業自籌資金近700億元;全國累計完成治理恢復土地面積約92萬公頃。

雖然我國生態修復工作取得明顯成效,但現有礦山地質環境的治理恢復是一項緊迫的任務,尤其是露天礦山的治理迫在眉睫。露天礦坑往往是造成災害的隱患,是很多滑坡、泥石流等災害的重要誘因。同時,在工作開展過程中,仍然存在制度體系不完善、社會參與度不高、技術創新不足、量化評價指標體系不健全等問題,需要從制度政策上進一步推動礦山生態修復,從技術上綜合多種技術手段,改善礦區環境,加快恢復綠水青山原貌。

關鳳峻在他所倡導的開發式治理新模式中提出,要以產業化、專業化、社會化的思路去實現礦山生態修復,具體操作是為修復礦山所在的市縣政府做好規劃、項目,與社會投資者(地勘單位、專業化公司等不設資質限制的單位)簽訂恢復治理\生態修復合同,理性分解責任、層層壓實責任,形成有序可持續發展的產業。

而在蒙草集團最新組建的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背后,有一個實力強勁的團隊為其提供智力支撐,這個團隊就是由綠色礦山推進委員會聯合包括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的35名院士,以及行業領域內超過50名高級專家組成的突出人才優勢團隊,可以為蒙草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提供相應的技術服務和智力支撐。

綠色礦山推進委員會會長史京璽表示,綠色礦山推進委員會有專業研究院和大數據信息平臺,可以實現與蒙草集團的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共享。同時,綠色礦山推進委員會是服務全國的社會團體,在全國多個省份有綠色礦山建設的項目分布點,可以為蒙草集團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選取土壤、植被等樣品做資料靶區。

談到蒙草集團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對全國范圍的礦山生態修復的影響,史京璽表示,全國礦山生態修復范圍廣,任務重,僅僅依靠少數單位來完成是不現實的,需要成百上千個專業隊伍或團體來共同做好這件利國利民的事情。綠色礦山推進委員會服務于全國各類礦種的綠色礦山建設和生態修復,愿意和全國更多的像蒙草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類似的組織合作,共同服務支撐礦業可持續發展,在共同完成礦山生態修復任務中實現人、財、物的共享、共贏。

探尋新時代礦山生態修復大趨勢

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執行主席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先生指出,第四次工業革命打破了物理、數字和生物領域之間的界限,技術發展速度超過了歷史任何時期,對各國各行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徹底改變了整個生產、管理和治理體系。

實施生態修復就必須要用科學的方法。

近幾年,大數據、人工智能、自動化、機器人等新技術的確給礦業帶來了重大機遇和挑戰。

事實也正在逐步驗證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對包括礦山生態修復在內的資源治理體系的顛覆和重塑。

在自然資源部信息中心研究員、綠色礦山推進會高級專家陳叢喜分享的一份“基于礦業大數據和遙感信息的廢棄露天礦山生態修復工作方案”中提到,利用大數據對長江干流及主要支流沿岸廢棄露天礦山(含采礦點)生態環境破壞問題進行綜合整治;將廢棄露天礦山生態修復與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等有機結合,按照國土空間規劃和用途管制要求,立足生態系統完整性,進行統籌部署。到2020年底,全面完成長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兩岸各10千米范圍內廢棄露天礦山治理任務,同時利用大數據和遙感信息技術,確保治理工作在保證地質環境穩定的基礎上,修復和提升土地資源利用價值,結合植被恢復和山體修復,最大限度減少裸露地面,增加綠化面積。

蒙草集團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自身也有著在大數據平臺建設和開發方面的積累和成就。蒙草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依托“鄉土草種業+生態大數據”,提供礦山、邊坡生態修復“一站式”綜合解決方案;擁有種質資源2000多種、5000余份,植物標本2000多種、33000余份,各類土樣400000多份;擁有系列產品和服務蒙草生態包、蒙草植生袋、蒙草植生毯、生物網格、蒙草噴播、土壤改良等。同時,蒙草礦山生態修復研究院的生態修復技術利用大數據計算實現了產品、技術、質量、服務的標準化輸出,便于全國推廣應用。在標準規范方面,該院形成了一系列地標、行標及國標。如《北方草原區露天煤礦排土場植被恢復技術規范》《荒廢土地恢復草原植被技術規程》《退化草地修復技術規范》等。在專利技術方面,該院擁有如《彩色生態護坡砌塊》《植物綠化生態袋》《植物保護草席》《高寒地區濕陷性排土場陡坡防護方法》《用于南方高海拔地區道路邊坡修復的植物組合及方法》《高海拔地區草山草坡小面積石漠化禿斑修復工藝》等多個專利成果。

事實證明,生態領域延伸出的新動能、新業態,恰好成為生態數字化轉型——“種質資源+生態大數據”模式的推動力。而蒙草集團倡導并持續致力于“先數據、后配方、再修復”的模式,或許正在成為在生態大數據平臺的指揮下的生態修復領域的“風向標”。□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江苏时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