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17日 星期二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赭石:刻上時間印記的石頭

2019-7-15 11:22:37 作者:大科技

在南非的五金店里,可以買到一種紅色的石頭,你不妨猜猜這些紅色石頭的用處。用作紀念品?用來制作顏料?都不是,它的真正用途說起來大概會令你大吃一驚。原來當地人把這些石頭當作“防曬霜”。把石頭砸成粉末,添點水,往身上一涂,“防曬霜”便涂好了。

而在埃塞俄比亞的哈馬爾部落,這種紅色的石頭有另外的用途——“洗發露”,哈馬爾人將紅色石頭粉末涂抹在頭發上,加水,揉搓,再沖洗,頭發便洗好了,清潔又抑菌。

這種紅色石頭名為“赭石”。赭石是一種含鐵的礦石,可作顏料。在考古學上,考古學家所稱的赭石包含赤鐵礦(紅赭石)、針鐵礦(黃赭石)和鏡鐵礦。將黃赭石加熱至250℃左右,便可轉化為紅赭石。目前考古學家所發現的赭石大部分是紅赭石,但也有可能部分是由黃赭石轉化的。

赭石在生活中的應用并非現代人的發明,早在幾十萬年前,赭石已是人類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從南非、澳洲到德國、秘魯,許多古人類遺址中都有赭石留下的痕跡。例如,考古學家在埃塞俄比亞的一個古人類洞穴中發現了4000多片赭石碎塊,有的似乎是磨刀石,有的穿了孔,有的磨成卵石的形狀,大概被用作裝飾物,不一而足。除此之外,在幾十萬年前,赭石不但被用作防曬霜和洗發露,還被用作殺蟲劑、皮革防腐劑、弓箭粘合劑等,可謂用途廣泛。那么,為什么早期人類如此青睞赭石呢?

古人類愛紅色

考古學家發現,赭石的應用可追溯至30萬年前,幾乎與智人出現的時間相當。除了智人,尼安德特人在25萬年前也開始有意識地使用赭石。赭石對于人屬似乎有著特殊的吸引力。科學家將這種吸引力歸因于靈長目的獨特視覺:三色視覺。靈長目的視錐細胞決定了其對于紅綠藍三種顏色的感知、加工能力。科學家發現,在綠色背景下的紅色更能引起靈長目的注意。這種能力使得他們能夠發現遠處成熟的果實,而成熟的果實更軟、更易消化和吸收,這無疑有利于他們的生存。

古人類青睞赭石似乎也有了解釋。想象一下,一個智人走著走著,突然被遠處的紅色吸引了,走近一看,原來是紅色的石頭。他將其撿起,愛不釋手,把石頭帶回家,左看看,右看看,突發奇想,不如把石頭磨成粉末,涂在身上,效果似乎不錯。于是,這種行為便保留了下來。所以,事情是這樣發展的:紅色對古人類的吸引力促使他們發現了赭石,并漸漸發現了赭石的種種用途,赭石便逐漸滲入了他們的生活中。

紅色石頭與擴張

有的考古學家認為,人類能夠走出非洲,踏上其他大陸,有赭石的一份功勞。

試想,烈日炎炎,如何能夠長途跋涉?不過涂上赭石防曬就不一樣了,涂了防曬后能走得更久更遠而不怕被太陽曬傷。這并非只是想象,有考古學家發現,古人類用赭石作防曬霜的時間與他們用鴕鳥蛋蛋殼裝水的時間幾乎一致,同時各種食物補給、衣物補給條件也已完備。有了吃的喝的穿的,還有了防曬,走出非洲的時間會大大縮短。

赭石還促進了人類之間的交流。有一種技術叫做元素指紋分析,這是一位名叫羅伯特·威廉·本生的化學家發現的。他發現各種金屬及其鹽類在火焰中會呈現特有的顏色,這就是金屬的焰色反應。后來,他又發現金屬及其鹽類的火焰光透過三棱鏡后被分成若干條不同顏色的線,每種元素的色線都有固定的位置和數量,就像是人類的指紋,終身不變,于是他將這種特性稱為“元素指紋”。分析元素指紋,就可以追溯物質源頭,于是考古學家開始建立元素指紋數據庫,用于發現考古遺址中的物品真正的起源地。

通過元素指紋分析,考古學家發現有的赭石并不是當地產的,而是從其他地區運來的。考古學家認為,當時一個部族的領土應該只有方圓19千米至40千米的區域,想要獲得領土外的赭石,必然會與其他部族產生交流或貿易,這會促進人類社會網絡的形成,同時也有利于人類族群的擴張。赭石的分布記錄了人類活動的蹤跡。

此外,還有科學家認為,赭石在人腦進化方面也有不小的功勞。

吃“土”變聰明?

沙特阿拉伯的海洋生物學家卡洛斯研究食物對于大腦進化的影響多年。他發現早期人類食用貝類時,貝殼上總涂有赭石粉末。在全球多個古人類遺址中都有相同的現象,他覺得這必定不是偶然。經過深入研究后,他認為,同食海鮮與赭石粉,可以促進人吸收DHA(二十二碳六烯酸,俗稱腦黃金)、鐵、碘等有利于大腦發育的元素。因此,卡洛斯斷定,這樣的飲食結構刺激了古人類大腦的發育,他們因此更聰明,產下聰明的后代,人類大腦因此而進化。他強調,一定要同時攝入海鮮和赭石,否則赭石中的營養不會被吸收。

然而,這個結論似乎有些站不住腳。首先,有大量的古人類終其一生都未曾靠近大海,更別說以海鮮為生。盡管這種飲食有可能促進大腦發育,也不應該將人類大腦進化歸因于此。其次,這種故意吃土的行為被稱為“食土癖”,在許多記載中,古人認為吃土能夠治療腹瀉和攝入鐵,還有人認為孕婦吃土能產下更健康更聰明的后代。

關于吃土是否對身體有益,科學家尚未定論。現在,科學家已經知道,吃土能夠保護消化道免受有害物質的傷害。另外,吃土也可能是有益微生物的一大來源,然而,它也很可能會引起細菌、真菌或寄生蟲感染。還有研究發現,有食土癖的人患貧血癥的概率要比沒有食土癖的人高一倍多。因此,別輕易嘗試,配上海鮮,土也不會變好吃,說不定還有副作用,赭石粉也不例外。

不過,卡洛斯的研究給赭石研究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給了考古學家新的啟發。赭石,記錄人類歷史的紅色石頭或許還藏著許多秘密等待我們發掘。△

網站編輯:王宏

返回新聞
江苏时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