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17日 星期六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鋼鐵業兼并重組進程加速

——業內專家熱議中國寶武重組馬鋼對我國鋼鐵行業的影響及行業未來發展趨勢

2019-7-17 8:46:17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本報綜合報道

·事件回顧

6月2日下午,馬鋼股份發布公告稱,中國寶武對馬鋼集團實施重組,安徽省國資委將馬鋼集團51%股權無償劃轉至中國寶武。通過本次收購,中國寶武將直接持有馬鋼集團51%的股權,并通過馬鋼集團間接控制馬鋼股份45.54%的股份,并成為馬鋼股份的間接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將由安徽省國資委變更為國務院國資委。

這是中國鋼鐵業界的又一重磅消息。

中國鋼鐵業打響“過剩產能治理戰”后,首推的聯合重組“樣板”是寶鋼與武鋼的聯合。這個“首例”也不負眾望,以亮眼的業績打響了“頭炮”。如今,寶武之后又有“寶馬”,中國鋼鐵業的聯合重組之“局”又將有怎樣的“新棋眼”呢?

·“寶馬”是誰

中國寶武由原寶鋼集團有限公司和武漢鋼鐵(集團)公司聯合重組而成,鋼鐵產能規模7000萬噸,位居中國第一、全球第二,是中國現代化程度最高、最具競爭力的鋼鐵聯合企業,2018年,資產總額7118億元,實現粗鋼產量6725萬噸,營業收入4386億元,利潤總額338.4億元,位居《財富》世界500強第162位。

馬鋼集團位于安徽省馬鞍山市,是我國特大型鋼鐵聯合企業,由安徽省政府授權經營;集團2018年資產總額970.04億元,實現粗鋼產量1964萬噸,營業收入918億元,利潤總額89.45億元;集團具備2000萬噸鋼配套生產規模,形成了馬鋼股份公司本部、長江鋼鐵、合肥公司、瓦頓公司四大鋼鐵生產基地。

· 水到渠成的“寶馬”

中國寶武相關人士表示,本次重組有助于促進我國鋼鐵行業的健康發展,深入推進國有經濟布局結構調整,落實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加快產能過剩行業兼并重組的重要舉措,滿足“服務國家‘長江經濟帶’戰略、加強區域經濟協同發展”的客觀要求,是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集團的關鍵措施。

中國寶武戰略規劃明確提出,要以“成為全球鋼鐵業引領者”為愿景,努力打造“億噸寶武”。中國寶武與馬鋼集團重組,一方面將帶動馬鋼集團實現跨越式發展,壯大安徽省國有經濟,促進鋼鐵及相關產業聚集發展,助推安徽省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實現更高質量發展;另一方面將推動中國寶武“成為全球鋼鐵業引領者”的遠大愿景,進一步打造鋼鐵領域世界級的技術創新、產業投資和資本運營平臺。

其實,“寶馬”合作的醞釀期已有近20年之久。早在本世紀初,當時的寶鋼就以“基層管理項目輸出”的方式,把現代鋼鐵企業的優秀管理“基因”之一的“作業長制”,植入馬鋼的產線和車間。這種從“軟件”做起的先期融合模式,在當時是一大創舉,被業界稱作“形成合作的共同語言”。之后,寶鋼與馬鋼還曾簽署戰略聯盟框架協議,在產品品種和結構上形成互補;在地理區位上共同維護區域市場秩序,發揮協同效應;在大宗原燃料采購、市場營銷領域加強合作,以降低成本;在企業戰略和規劃領域加強溝通和協調,促進企業健康發展。如今,從松散到緊密,從聯盟到重組,“寶馬”終于走到一起,可謂“水到渠成”。

·各方觀點

觀點1:期待“寶馬”效應

“寶馬”重組已成為鋼鐵業界眼下最大的“興奮點”。不少研究機構已對未來的“寶馬”效應做出自己的預估。

在國內主要鋼鐵資訊機構“我的鋼鐵”,記者與多位資深分析師進行了交流。他們普遍認為,寶武重組馬鋼是大勢所趨,這將會對中國鋼鐵企業主陣營和整個鋼鐵行業帶來積極意義和影響。

“我的鋼鐵”首席分析師汪建華、研究中心主任魏迎松:“寶馬”重組,一是有望持續提升馬鋼集團的管理效益。中國寶武是國內競爭力最強的大型鋼鐵聯合企業,旗下寶鋼股份是國內最大鋼鐵上市公司,人均產鋼效率高,費用成本控制能力強,噸鋼盈利能力居行業前列。前期,中國寶武通過直接控股或創投基金投資的方式,對技術水平先進,但管理水平有待提升的武鋼和重慶鋼鐵進行了重組,或是參與了調整。重組或重整后的兩家公司優質產能得到了充分釋放,人均產鋼量、三費費率等管理指標提升明顯。由此,中國寶武入主,有望補足馬鋼管理方面的短板,推動企業發展。

二是優化企業間的資源配置,避免惡性競爭。從二者產品來看,中國寶武主要以生產汽車、家電用鋼的板材為主,而馬鋼產品比較多元化,除與寶武在冷熱軋薄板、彩涂板、鍍鋅板等板材上有所重疊外,其鐵路車輪用鋼、H型鋼、線棒材均具有較高的市場認可度,并對中國寶武形成互補。從市場方面來看,中國寶武與馬鋼同屬沿長江經濟帶,板材的下游消費市場趨同。以家電為例,合肥是國內第一大“白色家電”生產基地,鋼企在此天然會有激烈競爭。“寶馬”重組,可以較大程度上避免惡性競爭,提高重組后的企業集團在板材方面的市場影響力和定價權。

三是提高行業集中度,增大對外礦產資源的話語權。中鋼協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排名前十的鋼鐵企業總產量為3.4億噸,占國內鋼鐵總產量的36.5%,行業集中度并不高,遠未達到鋼鐵行業“十三五”規劃60%的目標。“寶馬”重組后,總產量將提升至8700萬噸以上,占到全國粗鋼產量的9.4%左右,預計可以把國內鋼鐵業的集中度指數提高1.5個百分點,相應可提高我國鋼廠對國外礦山的議價能力,提升在鋼鐵產業鏈中的全球話語權。

觀點2:鋼鐵企業兼并重組是大勢所趨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我國鋼鐵企業數量眾多,但集中度一直處于較低水平,嚴重制約了我國鋼鐵行業的高質量發展。近年來,國內大型鋼鐵企業紛紛并購重組,行業集中度有所回升,但仍然與行業有序發展和產業政策的要求有較大差距。從全球并購重組周期、鋼鐵產業內在規律和企業發展需求角度看,推進我國鋼鐵企業兼并重組是大勢所趨。

近日,中國寶武重組馬鋼成為鋼鐵行業的一件大事。可以說,此次重組對于引領我國鋼鐵行業發展、建成世界最具競爭力的鋼鐵企業具有重大意義。

首先,有利于促進行業有序發展。重組后,中國寶武將進一步提高長江流域市場掌控力,塑造有序的區域市場秩序,有利于引領全行業有序發展。其次,有利于促進專業化發展。兩家重組對于協調相關鋼鐵產品的市場策略、產線分工和專業化生產作用巨大。再次,有利于集中力量創新發展。通過研發、人才資源整合,中國寶武將進一步提升創新能力,將顯著增強我國鋼鐵產業創新發展動力。最后,也有利于提升國際競爭力。中國寶武重組馬鋼后,粗鋼總產量達9345萬噸,已經十分接近世界第一的安賽樂米塔爾集團的9642萬噸。顯然,此舉將加快實現中國寶武建成全球鋼鐵業引領者的愿景,促進形成鋼鐵行業世界級技術創新、產業投資和資本運營平臺。

中國寶武重組馬鋼,凸顯了鋼鐵企業并購重組的必要性。從國家層面看,產業政策明確要求要提高產業集中度,組建一批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級鋼鐵企業集團。從行業層面看,鋼鐵企業數量多、經營分散的市場格局是價格戰、同質化等無序競爭的根源。所以,要想重構市場競爭格局,亟需加快推動兼并重組。從企業層面看,兼并重組是優化資源配置、做強企業的重要途徑,也是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繼續提高競爭力的重要手段。從競爭角度看,兼并重組可加快優秀企業成長,重構市場競爭格局。

對比之前幾輪重組潮,本輪重組的外部形勢、內在動力、戰略要求和實施條件均有本質不同。因此,應以“高質量”思維推進新時代鋼鐵企業兼并重組,提升中國鋼鐵產業國際競爭力。

值得注意的是,鋼鐵企業重組依然存在“規模情結”“重重組、輕整合”等問題。因此,鋼鐵企業重組應在規模擴張的基礎上,尊重鋼鐵產業發展規律,從單一化的擴大規模變成“擴大規模+提高質量”,從一般性的兼并重組變成“兼并重組+整合提升”。鋼企重組須做好“整合、協同、創新”,充分發揮重組后各類資源的有效配置作用。更重要的是,改革體制機制,優化商業模式,創新管理方式,激勵干部員工的主觀能動性,這對于是否能夠實現高質量重組意義重大。

具體到操作層面,一要強化內部資源協同。以中國寶武和馬鋼重組為例,二者在內部資源整合方面的協同優化空間巨大,在資產整合、融資渠道、原料采購、礦產資源等眾多領域都有協作空間。通過內部各類資源整合,一方面加強采購、生產、研發、銷售各環節協同,拓寬各類業務渠道,提高市場競爭力。另一方面也可以選擇最優組合方案,避免不必要的重疊性業務,降低運行成本。

二要拓展外部資源整合。重組后的整合非常關鍵,外部資源往往是容易被忽視的。比如,外部的政策資源、市場和客戶資源、金融資源、信息資源等。

三要統籌國際發展布局。比如中國寶武和馬鋼都建有遍及海外的采購和營銷網絡、服務體系,重組后,應在國際化服務體系、服務能力等方面挖掘協同潛力,全面提升國際影響力和競爭力,合理規劃全球鋼鐵布局。

四要實現體制機制創新。體制機制創新是決定新時代鋼鐵企業兼并重組成敗的關鍵,遠勝過產品、技術、產線等優化組合的重要性。因而,必須通過完善體制機制,推進國企重組后及時開展實質性整合,提高重組效率、釋放積極示范效應。

五要打造全球最具競爭力的鋼鐵旗艦企業。當前,中國鋼產量占全球一半,全球鋼產量前50名鋼鐵企業中,中國鋼鐵企業多達28家,產業影響力巨大。中國寶武重組馬鋼后,生產規模已超過整個美國的鋼鐵生產規模,這對打造具有競爭力的世界鋼鐵旗艦企業,引領我國由鋼鐵大國發展成為鋼鐵強國具有重要意義。

觀點3:聯合重組將步入“高發期”

“我的鋼鐵”高級分析師宋賽:近期,我們對全球鋼鐵工業的歷史進行了梳理,從中可以發現,通過行業的兼并重組,提高產業的集中度,是發達國家工業化后期的成熟經驗。

回溯歷史,100多年來全球鋼鐵工業已經歷了多次大規模的“并購重組潮”:第一次發生在20世紀初的美國,同時也產生了世界第一鋼廠——美國鋼鐵公司;第二次發生在20世紀70年代的日本,日本八幡制鐵和富士制鐵合并為新日鐵,此后,新日鐵長期保持“日本國內第一、全球第二”的地位;第三次發生在20世紀90年代末至本世紀初的歐洲,造就了當時的全球第一大鋼鐵集團安賽樂;第四次是本世紀以來,米塔爾領導的橫跨北美、歐洲、亞洲、南美、非洲等地區的并購重組,到2005年米塔爾已位居全球第一,到2006年又重組全球第二的安賽樂,一舉成為全球鋼鐵巨頭。

這四次大規模的“重組潮”,促使全球鋼鐵產業集中度持續上升,并使美國、日本、韓國、歐洲等國家和地區的鋼鐵工業結構不斷優化升級。當前,中國鋼鐵業界的重組不斷: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成立,河鋼集團跨國收購塞爾維亞鋼廠,沙鋼、建龍、德龍等鋼鐵集團先后實施重組并購的舉措……這些“多點開花”的并購舉動和信息匯總起來,似乎在表明——世界歷史上新一輪的鋼鐵并購潮正在中國形成,國內鋼鐵行業的聯合重組將逐步進入“高發期”。

中國的目標是:到2025年,前十家鋼鐵企業(集團)粗鋼產量占全國比重不低于60%,形成3家~5家在全球范圍內具有較強競爭力的超大型鋼鐵企業集團以及一批區域市場、細分市場的領先企業。△

返回新聞
江苏时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