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19日 星期一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楊木松和冷水坑銀礦田的發現

2019-7-31 8:42:46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吳淑燕

有一張照片是1989年拍的。那時,江西省地礦局九一二大隊相關領導職工歡送楊木松同志去北京參加全國勞模表彰大會。照片上,楊木松胸戴大紅花,送行的人員滿臉喜悅。當時,楊木松因為在冷水坑鉛鋅銀礦區找礦、評價、勘探中做出突出貢獻,被評為全國勞動模范。

冷水坑銀礦田的找礦工作是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九一二大隊就駐扎貴溪冷水坑礦區。以楊木松為代表的老一輩九一二地質人,經過近20年的勘探,克服重重困難,在冷水坑發現了亞洲最大的銀礦田,當時在全國引起關注。1985年8月,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人民日報》分別報道了“江西省冷水坑發現大銀礦,地質遠景儲量國內第一”。

如今斯人已去,人們只能在楊老留下的文章——《冷水坑銀礦田的發現》中回顧那段難忘的歷史。

“銀路嶺一帶山雖不高,但坡陡、林密,荊棘叢深,通視條件極差,每前行一步都得靠柴刀開路,十分困難。在這里歷時半月才找到三處老窿,經仔細敲打在一老窿壁上找到了呈點狀方鉛、閃鋅、黃鐵礦化,又在營林小溪旁見到了堆積如山的古煉渣,但古煉渣究竟屬何時產物?直到1976年下半年貴溪縣縣志啟封后,我們才從中知道其屬萬歷年間。遍野廢石和堆積如山的古煉渣足見昔日采冶之盛。據傳英國人也曾在此采冶,運銀時有兩船銀子沉于上清河中。1967年5月,我們對區內各礦點的成礦地質條件進行分析對比之后確定冷水坑銀路嶺一帶作為我們今后重點解剖區。6月初,一支由地質、山地工程、炊管人員共28人組成的小分隊開進冷水坑展開地質普查找礦工作。當時的冷水坑人煙稀少,交通閉塞,我們所需物資皆靠人肩挑或小板車推運,到最近的圳上火車站(四等小站)須步行40里地。此前,這里基本未曾有地質工作者涉足。從地質角度說,此處純屬一片未被開墾的處女地,毫無可供借鑒的地質資料……我們在冷水坑工作的同志2個月未能領到工資,僅靠一點備用金維持全小隊生活。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我們仍堅持正常地質工作,目的是為早日喚醒沉睡地下的寶藏。到1968年底,全區共尋找到老窿103處,據老窿采空區的產狀和地表見到的一些礦化,初步劃分出18條礦化帶,對近礦圍巖蝕變和礦體的產出形態有了一些認識,給礦區進行深部探索提供了較充分的地質依據……”

文章里沒有對困難的渲染,沒有華麗詞藻的描述。楊老用平實的筆觸真實地還原了那段工作經歷,地質隊員在艱苦條件下不避艱險、不怕困難、嚴謹認真、專注地質找礦的形象躍然紙上。

想跟楊老的女兒聊聊,她似乎有些不愿重提往事,還沒開口就已眼含熱淚。她說,父親任何時候都是把工作擺在第一位的。談起童年在冷水坑生活的那段時光,她介紹說那時住的房子很簡陋,屋子里還會有蛇光顧,有一次掀開被窩發現蛇爬到了床上,現在想想都有些后怕,可父親從不認為這是什么困難。爺爺是個華僑,早年到泰國創下一份家業,迫切想要父親楊木松前去繼承。可當時父親已到冷水鎮從事地質工作,不愿意放棄自己的事業,不肯離開親愛的祖國,便毅然拒絕了爺爺的請求,還反復說服了家人離開廣東搬到這人煙稀少的冷水鎮。爺爺不理解兒子的選擇,以為兒子在國內生活得很好,輾轉來到這里,結果看到兒子一大家人住在漏風的泥墻房子里,生活條件這么艱苦,不禁老淚縱橫,甚至拒絕了兒子到機場送他。雖如此,在那個困難的年代,老人依然不時從國外寄來錢物接濟。

朱溪項目部的年輕人歐陽永棚到現在還記得楊老2016年9月到朱溪礦區指導工作時的情景。楊老不顧80多歲高齡,在巖芯庫里一待就是近兩個小時。老人告訴他,做地質工作一定要有扎實嚴謹的工作態度,在編錄時必須精細化,花崗巖蝕變要一米一米地畫,要標清楚云英巖化和絹云母化。

如今,冷水礦山已被開發,熠熠生輝的礦產已轉變成巨大的物質財富,支持著地方經濟發展。昔日荊棘叢生、一片荒涼的冷水坑礦區現已繁華起來,成為贛東武夷山區的明珠。而老一輩地質人留下的精神財富永存!□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江苏时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