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24日 星期六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父親,你安然我便安心

2019-7-8 9:41:31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張鵬

“時光時光慢些吧,不要再讓你再變老了,我愿用我一切換你歲月長留,一生要強的爸爸,我能為你做些什么……”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父親的形象是高大偉岸的、無堅不摧的。父親是山、是海,是我們所有人堅實的后盾。但很多人都忘了,其實父親也是人,也是血肉之軀,他們也會老,也會生病,也會像小孩那般無助、迷惘,甚至會因為身體不好,而對未來的人生不敢再有美好的期許。

我的父親是平凡的人,身高一米七五的他年輕的時候稱得上是鋼鐵男兒,但隨著年齡的增長,那個曾經在我們心中高大得像山一樣的父親突然之間就變得沉默了,他的健康也在一夜之間如崩塌的雪山,連他自己都開始抗拒老去時光,可這本身就是每一個人必經的人生旅程。

看著父親被突發性耳聾折磨的模樣,我心疼,但又無能為力,畢竟我不能代父親去承受身體的痛苦,何況父親怕給我們增加負擔,也不怎么愿意配合治療。在父親的心里,他始終覺得兒女的幸福比自己的健康更重要,他不想給孩子增加額外的負擔,成為他們的累贅。

其實,父親年輕的時候很厲害,是一個剛正不阿又愛崗敬業的人,那會他在單位上班,經常拿先進,大家休班的時候,他依然堅守崗位一線,同事們有困難,父親總是第一個挺身而出。父親對我們管教特別嚴格,從小就不許我們拿別人東西、和別人打架,雖然小時候覺得父親有些不近人情,總是一副冷面孔,但我們都知道,父親其實是很愛我們的,只不過他表達愛的方式和別人不同,他的愛是藏在對兒女的苛責里,而不是驕縱和寵溺。

父親出生在上世紀60年代,童年時吃了不少苦的,但父親從小就特別要強,即便已經邁入知天命的年紀,仍時長向我們講述退休后要如何為自己的崗位做出貢獻。不服老的他如果不是因為左耳突發性的聾了,也許還會繼續找一份工作,做做廠區的保安,盡最大可能發揮自己余生的價值,但人世間的事說不準,也很難皆盡人意,所以父親在他50歲以后遭遇到了中老年人的危機,身體已經大不如以前了,并且左耳基本喪失了功能性。

好在,父親是堅強的,即使不愿配合治療,但是在經過很多日子的煎熬之后,他依然樂觀,他說左耳聽不見,他的右耳還可以聽到世界上最動聽的聲音,聽到他的兒女親切呼喚,這是歲月極大的恩賜。

有時候,我覺得父親是一株白楊樹,偉岸而高大;有時候又覺得父親是個不講理的小孩,在生病的時候那種倔強的任性勁讓人那么的無助。我知道自己將來也會老去,也會和父親一樣經歷很多中老年時期的危機,但我是否有父親那樣面對生活磨難的勇氣?現在的我還沒有清晰的答案,但我很感激上蒼,雖然左耳失聰了,但父親的身體還是很健康的,每當我看到他略顯臃腫身影從我面前走過,即使他雙鬢已經華發叢生,但他在的每一刻時光,幸福感,都是那么的充盈而真實。

父親,你安然我便安心。□

返回新聞
江苏时时时间